发布日期 2020-11-27

弹幕文化,为何难飘到欧美?

原标题:弹幕文化,为何难飘到欧美?

本报驻美国、德国、韩国特约记者 田 秋 青 木 夏 雪

“我第一次看到弹幕时觉得好烦,感觉整个屏幕变成涂鸦般的广告,后来才慢慢了解到它的趣味性。但估计大多数美国人像我一样,就是想静静地看个视频罢了。”一位精通中文的美国研究生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弹幕在日本和中国已流行一段时间,但在欧美直到最近一两年才开始逐渐被认知。在欧美主流视频平台上,依然难见“满屏飘”式的弹幕评论。为什么欧美人对弹幕“不感冒”?究其深层原因,不仅与弹幕在诞生之初带有的天然属性有关,也体现出不同人群的文化差异。

不习惯“屏幕花花绿绿”

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看视频是个人独处式的放松,也可以与家人、朋友交流。但无论是哪一种,观看的内容本身依然处于重要地位,而不是作为评论的陪衬。一位不懂中文、但因从事IT行业而对弹幕有所了解的美国年轻工程师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其实美国人对实时评论并不陌生,知名游戏视频平台Twitch就有类似功能,只不过文字评论出现在视频的一侧,大多数美国人还是习惯在视频的侧面或下方评论,“如果评论占据屏幕中央位置,会让人有点恼火。美国人对于弹幕普遍缺乏热情,视频网站增加弹幕的投资回报率也不会很高。我曾经和两位同事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们也和我有着同样的看法。”

在记者采访的美国人中,“干扰”一词出现频率最高。虽然越来越多美国年轻人意识到“弹幕评论”这种选择的存在,也有很多美国网友在讨论是否应该在美国引入这种文化,但大多数人担心的依然是垃圾评论或打广告的问题。

欧洲人对弹幕的认知与美国相似。早在2014年8月,欧洲媒体就关注过弹幕在中国的兴起。德国《明镜》周刊当时报道称,“过去的几个月,中国的几家电影院在尝试使用电影弹幕。”接着作者笔锋一转,“对于电影爱好者来说,这个想法像在为球迷现场直播时丢失图像一样可怕。但弹幕绝对吸引了年轻的中国电影观众。他们属于智能手机一代,喜欢将生活转化为时间表和图标。”该报道还怀疑弹幕文化在欧洲是否会有市场。

这样的怀疑似乎在随后几年得到印证:当弹幕在中国等亚洲国家红火之时,欧洲人仍几乎不用弹幕。德国柏林艺术大学国际媒体文化研究学者奥古斯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主要是由于文化差异。”欧洲对影视、音乐、动画等各类视频版权保护较为苛刻,杜绝网友对知识产品的二次创作。一些欧洲国家曾就弹幕制定过相关规定,网友不会“以身试法”,否则可能会被起诉。另外一个原因在于,欧洲人不习惯“花花绿绿的屏幕”。欧洲公立电视台严格控制广告,节目中插播广告和推送广告极少。此外,欧洲人认为用弹幕这种“不正式的形式”评论一个作品,显得不礼貌。

单纯看视频,还是找“自己人”?

最开始使用弹幕功能的群体,大多是日本动漫狂热粉丝。这群人不仅拥有着同样的爱好,也有着共同的知识背景、独特的语言和约定俗成的弹幕礼仪,可以说,弹幕是从东亚文化语境中发展而来。对于热爱弹幕的亚洲年轻人来说,“弹幕”承担了社交功能——能通过弹幕进行聊天和互动,甚至通过重复大量相同或相似的内容找到“自己人”、形成“共同体”,以此来获得愉悦感和压力的释放。但在美国,并没有庞大的动漫粉丝圈或类似群体存在,人们的爱好和关注点五花八门,所发表的意见也千差万别。即便收看同一个视频的受众,彼此的背景、兴趣和观点也可能有很大差异,互相之间并未产生太强的交流愿望和足够信任,所以并未催生乐于使用弹幕的人群。

在欧洲,弹幕被看作是一种亚洲文化,这从它的叫法“Danmu”可见一斑。值得一提的是,同处东亚文化圈的韩国并未形成本土弹幕文化。受欧美文化影响,韩国年轻人经常使用的视频网站是YouTube和网飞。尤其是YouTube,在韩国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去年月均访问者数达2672.8万名,而韩国总人口为5178.6万人。在AfreecaTV等韩国直播平台上,网友们会通过聊天室式的弹幕来与主播进行互动,但除此之外,在其他视频网站上很难找到弹幕的踪影。

通过对多位在美国生活多年的中国人的采访,大多数人告诉记者,他们对中文弹幕可以接受,但认为英语这样的拼音文字不太适合使用弹幕,“英文太长了,横着走有点难受”“感觉只有像中文这样很少的字就能表达很多意思的语言才可以,用英文的话,一下子看不过来”……如此看来,弹幕作为一种“文字狂欢”是否能被更多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所接受,还要考虑到与特定语言的契合度。

网络视频发展的多样产物

最近一两年随着直播全球化,弹幕文化在欧美也开始以更多样的形式流行开来。YouTube的直播节目在视频右侧有个聊天窗口,网友可以边看直播边发评论,聊天窗口会不停滚动;如果网友觉得这不算“真正的弹幕”,还可以下载插件后进行更多样评论。在欧洲年轻人最爱的TikTok平台上,这种弹幕使用得更多。德国TikTok创作者克劳迪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她很喜欢粉丝在视频和直播页面上留下的评论,“就像一种有趣的网络互动聊天,非常有趣”。

弹幕诞生于日本,在中国这个大市场发扬光大,如今也传到欧美。在文化学者奥古斯特看来,这是亚洲网络文化的成功,“90后、00后看视频已经习惯这种新趋势,这也是一种群体认同的方式”。在欧洲一些流媒体平台以及电视台网页上,也开始在一些节目中开放弹幕。比如,德国以年轻人为主要受众对象的Pro7电视台网络版,观众对一些选秀节目、知识类节目可以进行弹幕评论,甚至有电视台用弹幕的密度来评价这个节目的受欢迎度。▲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