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8-03

他用手机拍了部电影,拿下国际大奖,8月即将上映

原标题:他用手机拍了部电影,拿下国际大奖,8月即将上映

2020年的夏天,

有一部用iPhone拍摄的电影火了。

不仅在韩国富川奇幻影展得到了新人奖,

8月7日还将在台湾地区的100多家影院上映,

规模堪比好莱坞大片。

《怪胎》全片使用iPhone XS Max作为摄影器材

这部电影的导演廖明毅,

接触电影行业已经20年,

研究iPhone摄影长达10年,

2019年他开拍个人剧情长片《怪胎》,

全程以iPhone XS Max作为摄影器材,

成为亚洲第一部手机拍摄的院线电影。

《怪胎》是两个患有强迫症男女的爱情故事,

廖明毅一人担任导演、编剧、摄影、剪辑,

比一般电影大幅减少了人力和时间。

为了补足iPhone在摄影技术上的缺陷,

廖明毅运用对比色块、精准构图、稳定的镜头,

让每一帧画面都充满设计和美感。

他说:“人人口袋里都有一台专业摄影机,

或许有一天手机会取代电影摄影机,

我想走在前面。”

自述 | 廖明毅 编辑 | 白汶平

我是廖明毅,接触电影行业已经20年,之前做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六弄咖啡馆》的执行导演。

《怪胎》是我第一部执导的长片,全片使用iPhone XS Max拍摄,也是亚洲第一部手机电影。

韩国富川算是一个很具指标性的奇幻影展,我从学电影的时候就知道它的存在。

我原本以为只是片子被邀请去特别放映,结果竟然得了新人奖,我好开心。意大利远东影展我们主要进的是竞赛片。

廖明毅在台北家中接受一条视频采访,并以手机全程侧拍

我长年研究手机摄影,我的第一部iPhone是4S,当时在网上看到一部小女孩玩火车的影片,那是用手机拍的,虽然很粗糙,但当年真的觉得很震撼,也让我有想用手机拍电影的想法。

廖明毅的首部手机作品,以iPhone 8 Plus拍摄MV

?添翼创越工作室

2018年,我接到歌手卢广仲MV《明仔载》的拍摄邀请,我当时就和唱片公司提出用iPhone拍摄的想法,没想到他们非常赞成。

那是我第一次用iPhone拍作品,结果拍出来的成片画面非常精致,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其实人人口袋里面都有一台专业摄影机,可是好像没有很多人会用。

短片《停车》运用了iPhone拍电影的规格来操作

《怪胎》严格来讲打磨了3年,我自己担任了导演、摄影、编剧、剪辑。

为了实验手机拍电影的可能性,我以电影剧组的规格,先拍了一部4分钟的电影前导短片《停车》。

短片主角就是《怪胎》里的心理医生,他本身也是强迫症患者,在停车时要非常精准地停在车格内,车子与车格间距要保持33.3公分,绝不能有丝毫误差。成片的结果我非常满意,iPhone确实有资格上大银幕。

2019年5月,我正式开拍《怪胎》。

以一部100多分钟的电影来讲,我们拍了32天,比一般电影拍摄节省了一半的时间,后期剪辑我大概花了一年。

强迫症“怪胎”的恋爱故事

《怪胎》是在讲一对边缘男女的爱情故事,我给他们的角色设定是强迫症,强迫症大家最熟悉的特征就是洁癖。

男主角林柏宏演的是一位英文翻译,平时都在家工作,因为他觉得外面的世界充满细菌,很脏,所以每个月他只有15号那天会固定出门去缴费、采买、看医生。

出门时他会穿戴全套“防护”装备:口罩、雨衣、塑胶手套,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在常人眼里,这样打扮简直就是“怪胎”。

没想到,他在途中遇到了另一位和自己打扮一模一样的女孩,两人就这样相遇了。

男女主角原本都觉得自己在这世界上,不会遇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做好要孤独过一生的心理准备,没想到相遇后,他们一拍即合。

两人一起打扫、一起采买、一起看医生,就当他们约定好“一直这样下去都不要改变”的隔天,男主角的强迫症突然消失了,两人的生活开始起了矛盾......

谈恋爱的时候,多多少少两人都会互相给对方一些限制,可是当你要求对方做到的事情,换到自己身上时,你会发现自己其实也做不到。

我想探讨的其实是爱情里的承诺,当我们很爱对方、为对方许下承诺,但有谁能保证这不会变?如果这个承诺被打破了,那另一半又该怎么办?

我自己本身也有点强迫症,洁癖、要求完美。强迫症称为OCD(英文全称: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是超常见的一种心理疾病,我参考很多文献、纪录片,都很难说明它的起因。

有些人在餐厅吃饭,不但要先戴手套,门把、餐盘、桌椅都要喷酒精先清洁,再拿出细菌检测仪,确认细菌含量降低到他可以接受的范围,他才能坐下来用餐。

很多人得强迫症好几年,某一天就突然消失了。这部电影或许能让他们找到更多共鸣。

如何用手机拍电影

用手机拍电影时,男女主角的演出、美术、构图......全部都要考虑进去。所以《怪胎》它是视觉上奇幻、轻松、活泼的一部片。

男主角的强迫症消失后,电影构图变为16:9

全片我使用1:1和16:9两种构图,前面45分钟,两位主角都有强迫症,那刚好正方形构图就很强迫嘛,什么都要对称,方方正正的。

后来男主角的强迫症消失了,电影视野就从1:1变成了16:9,观众也可以从中体会到男主角心境的变化。

手机的画面相比摄影机来讲,其实很赤裸。它没有任何景深,所以我运用很多的色块、对比、构图等美学去补足这方面。

我们最常用的就是外接手机拍照用的小镜头,因为手机本身就很轻便很小嘛,如果为了景深、广角去装相机用的大镜头,我觉得就失去手机拍摄的意义了。

拍摄从洗衣机拿出衣服的镜头,我们会把手机摆进洗衣机里,如果使用电影摄影机,就要耗损一台洗衣机把背板切割掉。

手机体积很小,所以我在片中可以不断地变换机位和角度。

拍摄男女主角长对话时,我们就架3台手机在现场,人全部离开,演员也可以表现得更自然。

如果是传统电影拍摄,一台摄影机要一位摄影师一位助理掌机,我架3机就至少需要6人,大幅减少人力就是大幅减少预算了。

推轨时为了稳定镜头,我们不像拍电影需要铺轨道,我就坐在轮椅上面手持稳定器,这样拍就很方便了。

任何摄影机都需要充足的光源,所以我们拍摄一样会打灯。只是iPhone判别明暗度不是从光线,而是从颜色。

比方说在室内,被拍摄者穿了黑色衣服,iPhone就会判定黑色的部分是暗,那就很容易会产生噪点,我们在色彩美学上也经过很多次沟通,才达到画面平衡。

拍摄时,我会用和摄影机同级别的“LOG模式”去拍。拍摄城市夜景也尽量挑黄昏的时间,那时候天空和地面的明暗度是最接近的,方便后期调整颜色。

人人口袋里都有一台专业摄影机

我是1980年代出生的,那时我对电影的印象是胶片艺术。但等到我2000年正式学电影的时候,电影摄影机已经是数位摄影机,后来又变成数位相机。

网上平台Netflix推出的原创电影,打破看电影就要进戏院的认知,短短十几年,电影的变革就这么大,也让我去思考:到底电影是什么?

韩国导演朴赞郁使用iPhone 4 拍摄短片

早在2012 年,韩国导演朴赞郁就用了iPhone 4 拍摄短片《夜钓》,当年拿下了柏林影展短片金熊奖。2015 年,美国独立电影《夜晚还年轻》就是全球第一部iPhone电影,当时用的是iPhone 5S。

电影《空中飞鸟》拍摄花絮

2019年的Netflix原创电影《空中飞鸟》是iPhone 7 Plus拍摄的……用iPhone拍电影的前辈有很多,我长期看他们的幕后制作,让我自己在真正拍摄时少绕了很多弯路。

我觉得电影是一个制作的态度,它不是在电影院、或者是你在手机上面看,也不是大机器、中机器、小机器去拍摄,而是一个制作什么东西的态度,那个态度叫做电影。

有些人即便拿着很专业很贵的器材,但他拍不好,也不会有人认为那是电影,但当你对每个镜头讲究、态度端正去做时,没有人会质疑你拍出来的东西不叫电影。

手机画质有4K,而大部分的电影院还是2K,手机拍出来的电影当然够资格上院线。

或许用手机拍片,在传统观感上会让人觉得好像不那么专业,但我觉得这是可以克服的,接下来手机摄影的技术会越来越强,所以我一直推广手机拍摄。说不定有一天手机真的会取代电影摄影机,而我想要做那个走在前面的人。

部分图片由嘉宾、牵猴子提供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