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6-28

有些回忆,就像我的STI,被谎言切的粉碎

原标题:有些回忆,就像我的STI,被谎言切的粉碎

我希望自己能写这样的诗。

我希望自己也是一颗星星。

如果我会发光,

就不必害怕黑暗。

如果我自己是那么美好,

那么一切恐惧就可以烟消云散。

于是我开始存下了一点希望—如果我能做到,

那么我就战胜了寂寞的命运。

——王小波

这是一篇写于3年前的旧文,我跟文中的老友相识也已快七年,新加坡一起吃过牛蛙粥,也开着EVO X跑过新加坡的“山”,尝过沙爹牛肉串——似水流年是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只有这个东西,才真正归你所有,其余的一切都是片刻的欢愉和不幸。

忽然发现,每一段逝去的时光都是那么刻骨铭心,每一段回忆都是那么独一无二,就像我们的每一辆车,承载了我们的多少的回忆和多少的美好。

希望我们都有自己的光,再也不会害怕黑暗。

“我猜中了故事的开头,却没有猜到故事的结尾”

「 一 」

今天要说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酷乐群里有一个车友,新加坡工作生活,认识了3年多了,他的名字叫依蚊,我们都叫他蚊子。

当然,他还有一个外号,千匹蚊豹。

这个外号从何而来?故事并不复杂,他有一辆STI,虽然没有千匹,但是也是差不太多。这辆STI陪他在新加坡走过大大小小的街道和夜晚,少不了的还有那些赛道日。

他很爱的他的这辆绿色的STI,他自己说,他开着这辆车干过不少人,让很多很多的家伙出现在他的后视镜和后风挡的行车记录仪的录像里。

他觉得自己很酷,我们也觉得他很酷。

所以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蚊豹。

蚊豹其实小的时候并不懂车,跟我们一样。但是总会有那些他大舅或者是二舅的人,在孩子小的时候开一辆神奇的车出现在孩子的世界里。

然后孩子的整个世界都变了,变了,了……

具体的故事我不是太清楚,但是当时蚊豹作为酷乐第一批认识的伙伴和投稿的车友,他的故事你可以点击下面的超链接来看看。

# Clauto人物志:伊蚊 | 472马力的狂躁小豹子:SUBARU WRX STI #

记得后来,第一批车标出来的时候,还曾经拜托过小伙伴人肉从中国北京背到新加坡去,然后蚊豹开着他那辆千匹STI出现在酒店门口, 取走了上万里送来的车标。

蚊豹对着车标拜了三拜(这里是我瞎胡诌的,按照漫画来说一般都应该是这样的)贴在了车头,然后忽然感觉自己的车又凭空多了一百匹马力,一百匹唇上马力。

这真是一个酷到不行的故事。

「 二 」

蚊豹还有一个好朋友,开EVO X,叫Nix,被蚊豹称为是新加坡拓海,但是在我印象中,每次看到Nix的朋友圈,Nix都是在说踢球的事情。

可能蚊豹终归还是没有胜过Nix吧,具体的故事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了。

然后Nix还很酷,一直不太搭理我。当然我还见过其他几个新加坡的伙伴,但是他们似乎并没有拿到酷乐的车标。

我很内疚的。

「 三 」

但凡是故事,就一定会有戏剧性的部分。

故事开始于一个叫做 拥车证的东西。

那些说北上深很可怜的伙伴,可以看看新加坡到底有多惨。

简单来说,在新加坡买车,不仅车贵,而且还需要买一个拥车证,大约5W新币(25W人民币),这个拥车证可以持续10年,到期了,你需要买一个新的。

车价方面,更是比中国大陆要高。

一辆GK5在国内卖7W人民币,在新加坡要卖8.3W新币,大约42W人民币,一辆买6辆。

而拥有一辆STI,你需要付出超过18W新币的价格,大约100W人民币,所以比大陆苦逼的地方多了去了。

豹纹10年的拥车证到期的时候,面临着两个选择:强制报废or续拥车证。

更新的话又有两个年限选择, 更新5年或者更新10年。更新5年的话,到期之后就必须强制报废,如果想一直保留这个车,那么就必须更新10年,一直这么更新下去。这是一笔相当大的费用。。

而且超过10年的车,养路费是逐年增加的,最高150%,检车也会更严格,所以综合考虑还是趁到期前卖掉。

觉得为了自己的STI有那么些老旧,也为了生活和事业考虑,打算给自己的媳妇买一辆敞篷的高尔夫(我猜是不是敞篷高R?),所以他想给STI找一个好的下家。

于是,蚊豹去给媳妇儿买高尔夫的时候,看是一个好的卖家,说给自己的STI忍痛卖了吧。

卖家抽着烟,信誓旦旦的告诉蚊豹说, 老弟,你就放心吧,这辆STI我们会让他出现在东南亚的一些地方,或许可能是某个赛车手的手里,继续服役的,反正一定是警察追不到的地方。

然后豹纹似乎眼里闪着泪花,向自己的STI鞠了鞠躬,说,兄弟,有缘再见。

似乎总想回头看看,却又是那么的不舍。

男子汉的眼泪是不能在这种时候留下来的。

酷乐的车标,一直在车头闪耀。

「 四 」

似乎整个玩车的市场,就是一个江湖。

而这个江湖,却总是绕不开陈田——这个伟大而神奇的地方。

有一天,蚊豹忽然在一个车友群里被人@了一下,说,蚊子你看。

果不其然,绕不开的STI出现在了别人的朋友圈里,一个车商的朋友圈里——再来一台EJ257

地理位置:陈田。

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但是蚊豹在各位朋友的帮助下,还是尝试联系了陈田的店家,然后,然后,聊了几句,就被屏蔽了。

就好像你嫁了自己的女儿因为生活幸福快乐,结果你忽然发现出现在了朋友圈“本会所新到一批小姐”的广告当中。

当时我就非常的生气,说要写一写这个故事。

但是冷静一想,一来是别人做生意,我们瞎胡闹也没什么道理,二来是,这样反而是在继续给这个车商做广告。虽然我们无怨无仇,但是谁让好哥们的爱车被切了,当然是同仇敌忾。

事情就暂时放了一放。

酷乐的车标,依然在车头闪耀。

「 五 」

一晃,现在已经是几个月过后了,今天我跟蚊豹在聊天,蚊豹理性的为车商做了一些辩护,但是换成当时,是谁谁都会火吧!

我问蚊豹,你怎么个感受?

蚊豹说: “我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比较震惊,说实话车卖了人家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管不着,只是看到被切割了有点心痛而已,但也没办法, 因为新加坡法律规定超过5年的车要出口必须切割, 这也证明了车商确实也走的合法途径。”

故事说到了这里,其实在国内还算是幸福的,只要想,还是能不把自己最爱的车切成那样或者强制报废的。

在美帝,就更不必说了。

似乎故事里并没有什么我们大伙儿千里下陈田,救出蚊豹的STI让他复活的故事,但是正因为这就是真实的生活却不是电影,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然后就过去了。

我们都很爱车,爱的无可救药。

但是就像在大话西游中说的, “我猜中了故事的开头,却没有猜到故事的结尾”。

人生苦短,忠于内心,爱你所爱。

愿每个人的生活安好。

老少爷们,晚安。

“ 我存下了与你的希望,那是让一切恐惧可以烟消云散的美好 ”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