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2-01

从谦谦君子到艺术“赌徒”——记现代泼墨画家纪远英的诗情画意

原标题:从谦谦君子到艺术“赌徒”——记现代泼墨画家纪远英的诗情画意

第一次见到纪远英先生,除了他天生的艺术气质,便是介绍人口中纪晓岚后裔的引爆点啦;可扎在人堆中的他却沉默寡言,着实看不出半点文学泰斗的潜质,难道这就是艺术家与学界领袖的差别吗?

我的《天地之约》人生筹码

画家纪远英

坦率地说:如果不是他的最新款手机吸引了我,或许这位枕着钞票作画,揣着明白谈情的谦谦君子就只能擦肩而过了;倘若不是被他单纯的信赖而感动,也不会顶着严寒去探究一个顽固“赌徒”的野史,并试图用文字和意境慢慢撬开他的艺术王国吧……

纪远英画作

穿过长长的园区,推开厚厚的木门,终于站在了洒满阳光的艺术空间,竟有种瞬间穿越季节的错觉;这边是绽放在温室的巨幅牡丹,那头是波光粼粼的荷塘月色,回眸间,仿佛一股淡淡的幽香正从那满城尽带黄金甲的秋菊画卷中漾开;瞧,那凌寒独自开的梅花正向观者诉说着春的讯息呢……

纪远英 纪念孙中山先生

凝望着他笔下的孙中山,思绪也似乎被带到了100年前先生那天下为公的“风雨同舟忆归游;”他泼墨而成的大写意《心界》此时无声胜有声;站在他视为生命知己的《天地之约》面前,我恍若历经了一次“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修行……不知不觉间,我们不仅“掠夺”了他风格迥异的上百幅作品照片,更畅聊到了披星戴月……

纪远英画作

真的没想到,外表随意的纪先生时而化身谦谦君子,时而又不被描摹所拘,似有未动笔前已意远,挥毫之后更神凝的空灵;尤其谈到他钟爱的艺术领域,这位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山水画创作院研究员、中国华夏万里行书画家协会副会长等头衔环绕的“赌徒”才让我们有缘略识他倾注一生的庐山真面目!

纪远英画作

他告诉我们:“我从小就酷爱作画,青年时代更是研习了素描、速写、色彩画、工笔画、小写意、大写意及泼墨等多种绘画形式;也是艺术让我忘却了痛苦与寂寞,尽情地逍遥于纯然、浪漫、诗意、自由的精神世界……”难怪他“看似无规实有矩”的自信从容,“不陷绝境焉知险”的倔强,全蕴藏在未凌极顶的迂回一路中呢!

纪远英画作

“我崇尚老庄的哲学、佛家的禅修,师从齐白石高足卢光照、留学俄罗斯艺术家马运洪等名家;并力求从梁楷、八大山人、黄宾虹、梵高等前辈们的智慧中吸取东西方的文化精髓;最大的心愿不是自己的作品被拍到上百万,而是成为能影响后世的真正艺术家;如果哪位姑娘能读懂我的《天地之约》就等着笑纳艺术“赌徒”的最高筹码吧!”

忧伤时朦胧、愉悦时清晰,谁能抗拒你那独有的英姿;那是一双纯净而波澜不惊的双眸,却刻下了山川河流飞泻时的传说;让我们共祝远英神有所属、笔有所依、心有所寄吧!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