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1-06

视频|当古瓷遇到时尚,“很黄很暴力”。

原标题:视频 | 当古瓷遇到时尚,“很黄很暴力”。

“热闹得像是多年博览会”,2018年5月艺览北京可谓“赚足了人气”。在纯白风格的劝业场,融合当代艺术、珠宝、设计家居等32家展商各显千秋。

钢琴家朗朗在JINGART/艺览北京现场演奏。

左起收藏家Ling Ling、JINGART创始人应青蓝、artnet大中华区总监及artnet新闻中文网出版人张然、艺术收藏家Cissy、匡时现当代艺术部总监谢扬。

作为唯一一家参与JINGART呈现古董艺术的机构,正观堂创始人梁晓新表示对这场主体是当代艺术机构的博览会感觉“蛮新鲜”。

MICHAEL LEUNG丨梁晓新

他为这次展览策划了《承天宝色-清代黄釉瓷器特展》。因皇黄谐音,黄色象征天子,代表至高无上的地位与权力,民间严格禁止使用。可以说黄釉瓷器的象征意义远远超出了其他官窑瓷器。

据梁晓新观察,JINGART藏家群体年龄更趋向年轻化。“收藏古代艺术品的藏家也确实有年轻化的趋势。中国第一届拍卖会出现的时候我就在北京,见证了中国拍卖史从零走到今天的整个过程,收藏家、从业者等都在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变化。尤其是近五年,已经到了翻天覆地的程度。消费群体的习惯、意愿以及年龄层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过往藏家群体可能集中在煤矿主和房地产商之间,如今很多IT行业和新能源的从业者也都加入了进来。这个行业需要更多新鲜的客人。而当代艺术的道路正在越走越宽,对于我而言,艺术不存在严格的边界之分,如何呈现作品很重要,所以试图寻找一种方式让热衷当代艺术的人也能品味古代艺术的美。

部分参展作品

AN EXTREMELY RARE AND FINELY POTTED IMPERIAL YELLOW GLAZED SQUARE BOWL

Kangxi period ( 1662 - 1722 A.D.) Wide:10.1 cm

清 康熙 御制黄釉方盏 口边长:10.1 厘米

Provenance | 出处:

李根诺德庞莫尔氏珍藏 第254号

Reginald Howard Reed Palmer, MC DL ( 1898 - 1970 ), Collection No. 254

Exhibition & Literature | 展览与出版:

伦敦东方陶瓷学会1948年《明清单色釉瓷器展》,展品第58号。

The Oriental Ceramic Society, Exhibition of Monochrome Porcelain of the Ming and Manchu Dynasties, London, 27 October - 18 December 1948, catalogue no. 58.

形如方斗,方直口,四面斜直壁,光素无纹,内外施黄釉,釉层薄而润,釉色淡雅清新,平底无釉,胎质细白,有铁黑疵渣点。

方形碗或盏是晚明嘉万时期较为常见的器型,或与此时道教流行有关,常见有高方碗与矮方盘两种,俱带方形圈足,入清则很少见。这件方盏的黄釉釉色较浅,釉面莹然,平底无釉,与清早期流行的筒瓶和笔筒底足手法同,故属于康熙早期的特徵。黄釉是明清皇家专用垄断之釉色,严格禁止民间烧造。《明英宗实录》卷一六一,正统十二年十二月甲戍条载:「正统十二年十二月甲戍,禁江西饶州府私造黄、紫、红、绿、青蓝、白地青花等瓷器。命都察院榜喻其处,有敢仍冒前禁者,首犯凌迟处死,籍其家赀,丁男充军边卫,知而不以告者,连坐。」可见管制与惩罚之严酷。又《国朝宫史》卷十七载:「清代,皇太后、皇后用裡外黄釉器,皇贵妃用黄釉白里器……」,黄色的地位与重要性,可见一斑。内外全黄的瓷器,是仅供皇帝、皇太后、皇后三人专用的最高级别的器物,也专供皇家祭祀之用。亦因如此,这件方盏虽无款,但其黄釉属性级别与釉质特徵,可定为官窑无疑。此外,康熙黄釉方盏亦极其罕见,似乎仅烧造过一个批次,康熙其他时期没有发现同类作品,而方盏本身亦非日常用具之形制。查看康熙早期官窑烧造纪录,仅见康熙十年烧造过一批祭器,由此似乎可以推断黄釉方盏为这个时期出品的祭器样式之一。

此方盏出自1948年伦敦东方陶瓷学会举办之明清单色釉瓷特展,为上世纪上半叶伦敦著名收藏家李根诺德庞莫尔氏珍藏之一。庞莫尔氏在1948 - 1963年间任职英国著名饼乾企业 HUNTLEY & PALMERS 之主席,于1924年开始收藏中国艺术品,从多个著名古董商处购入一系列重要藏品。庞默尔氏活跃于伦敦东方陶瓷学会,曾多次慷慨借展多件重要陶瓷珍品与展览活动,包括1950年的清代彩瓷展(35件)、1957年的明代艺术展(6件)、1964年的清代艺术展(6件)。此件罕有的黄釉方碗代表了庞默尔氏独特的艺术品味与眼光。考据仅见另一位以专门收藏中国单色釉瓷器著称的著名英国科学家兼收藏家爱德华霍尔教授(Professor EDWARD THOMAS HALL 1924 - 2001 ),藏有两件康熙黄釉方盏,一件尺寸形制几乎完全一样,另一件尺寸稍小,底带《敬恩堂制》楷书刻款,在伦敦佳士得专场拍卖中卖出;著名的伦敦收藏巨擘大维德爵士则藏有一件无款铜红釉方盏,浅挖方足;及一件黄釉螭龙耳方盏,底满釉带《涵星砚斋》楷书刻款,此两件方盏现藏大英博物馆,均被馆方定为十九世纪水呈。

AN EXTREMELY RARE IMPERIAL YELLOW GLAZED MEIPING

Marks and period of Kangxi ( 1662 - 1722 A.D.)

H: 22.5 cm

清 康熙 御製黄釉梅瓶

《大清康熙年制》青花楷书款 高:22.5 厘米

Provenance | 出处:

荷兰私人珍藏

Private Dutch Collection

这是件稀有的康熙官窑梅瓶,造型精巧,体态端庄秀美,做广口,短直颈,圆丰肩,肩以下渐敛,微撇足,足外墙斜削,内挖浅成圈足,足内施白釉书青花六字款。通体外壁施黄釉,釉色呈温润的浅黄色,釉层清澈明亮,无气泡,有细微铁疵斑点,隐约可见釉下坯体上的修刮镟纹。

在十七世纪的众多单色釉瓷器中,黄釉器相对少见得多。这表示自万曆三十九年景德镇御窑厂的官窑製作停顿后,象徵皇权的黄釉,也受到了影响,但民窑依然无法随意烧造,即便是无款的黄釉瓷器,也属于只供内廷享用的垄断性产品。直至康熙二十年(1681年),臧应选奉旨驻镇督烧御瓷,才宣告了清代御窑厂的重啓。被誉为「开国大造」的臧窑器,「土埴腻,质莹薄,诸色兼备,有蛇皮绿、鳝鱼黄、吉翠、黄斑点四种犹佳。其浇黄、浇紫、浇绿、吹红、吹青者亦美。迨后有唐窑犹仿其釉色。」这是《景德镇陶录》中对臧窑器的赞美,此件梅瓶,即其中所谓的浇黄器,其足内款字的笔法风格,也与臧窑著名的豇豆红诸器之款字风格一致,故可推测为臧窑浇黄器无疑。晚明开始风行一时的插花风尚,催生了各种花器的设计与製作,但黄釉梅瓶却譬如凤毛麟角,极为少见,这件御用的广口梅瓶,造型朴实大方,仍然带有明代遗风,底带康熙款,更是难得一见,传世记录中未见相似作品。

视频 | 藏者拿来盘子,马未都开心的不得了:知道另一个在哪么,在我这

70年代下饭馆视频,太珍贵了!看完瞬间泪崩...

视频 | 老头80万在英国拍到青铜鼎,专家鉴宝以后,专家直呼:300万

视频新闻 | 民间博物馆乱象

视频 | 2.07亿"包袱瓶",您需要一件吗?

文章转载自文山瓷,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用于商业用途,我们已经尽可能申请作者授权,但是能力有限或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人的要求,修改或者删除有关内容!

聚合阅读